得玉与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刘书成佛山市南海依麦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一审..._广东志成达律师事务所

志成达律师事务所

×

得玉与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刘书成佛山市南海依麦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一审...

编辑:admin     时间:2019-10-18 13:29:22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2019)粤0605民初9667号

审 判 长  周桂颜


       原告:刘得玉,男,1973年5月1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信阳市息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淳湘,广东定海针(佛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佳玉,女,广东定海针(佛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告: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松岗石碣新企岗工业区自编8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605MA4WPP278X。


       法定代表人:谭天明,任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志辉,广东邦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书成,男,1976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社旗县。


       被告:佛山市南海依麦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高海工业区高自成厂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605MA4WAEGJ3K。


       法定代表人:麦兆聪,任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加红,广东志成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得玉与被告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旋升公司)、刘书成、佛山市南海依麦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麦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3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同年8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倪淳湘、被告旋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谭天明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志辉,被告依麦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加红到庭。被告刘书成经本院公告送达传票传唤没有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得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为:1.被告旋升公司、刘书成、依麦公司共同向原告赔偿损失979963.02元(包括医药费132604.59元、后续治疗费25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600元、营养费2550元、护理费361800元、辅助器具费2500元、误工费29500元、交通费2310元、残疾赔偿金41794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3903.43元、鉴定费325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1088963.02元,减去两被告垫付费用109000元);2.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2018年,被告依麦公司将其仓库货架铺设工程发包给被告旋升公司,被告旋升公司又将其转包给被告刘书成进行施工,被告刘书成雇佣原告进行货架的安装工作,工资由被告刘书成结算支付,每日约250元。2018年11月9日上午10时22分许,原告在被告依麦公司的仓库阁楼进行楼台铺设作业时,不慎从约3米高的阁楼坠下受伤,后被送往佛山市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后转入佛山市中医院进行住院治疗。被告依麦公司的员工于当天向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丹灶派出所报警,丹灶镇高海村居委人民调解委员会、安监部门随后对此次事故进行调解处理。但各被告拒绝对原告进行赔偿。


       2019年3月7日,经广东南粤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1.被鉴定人原告因外力作用致腰1椎体压缩性粉碎性骨折并脊髓不全伤,后遗双下肢瘫痪(肌力4级)伴排便、排尿功能障碍,评定为六级伤残,致左肘关节恐怖三联征并内外侧副韧带损伤,后遗左肘关节活动功能不部分障碍,评定为九级伤残。2.评定原告的后续治疗费用不低于25000元。3.评定原告的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事故后,被告旋升公司垫付98000元、刘书成垫付了11000元。此次事故给原告的身体以及精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特提起本次诉讼。


       被告旋升公司辩称,一、本案中原告刘得玉在未做好防护措施的情况下高空作业,且其本人并未取得高空作业资格证,在作业工程中因自己不小心坠下,是造成其人身受伤的主要原因,因此原告对自己的受伤应承担主要的责任。从原告提供的资料可知,其主要是从事打散工的,安全意识相对淡薄,缺乏专业的技能。其本人在民事起诉状中陈述是自己在作业过程中,因“不慎”坠下,意味着原告的坠下主要的原因在于自身。另外原告在作业过程中并未做好任何的安全保障措施,导致坠下过程中并未得到应有的防护器具的保护,是造成其身体伤害的主要原因。因此,原告对自身的伤害应承担主要的过错。


       二、本案中旋升公司与被告刘书成之间成立承揽合同关系。涉案货架铺设由被告刘书成承揽,铺设过程的一切工具均由刘书成自行提供。在旋升公司与刘书成建立承揽关系之初,刘书成曾口头向旋升公司表示其有高空作业的相关资格证,旋升公司一时疏忽大意并未对刘书成的资格证作进一步的审查,对于选任刘书成承揽涉案货架铺设有一定的选任责任。为此,旋升公司愿意在原告的损失范围内承担10%的责任。在原告住院的时候,因刘书成表示自己没有钱垫付原告的医疗费,旋升公司在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下仍然为原告垫付医疗费103104.11元,已经履行了作为定作人的责任。


       三、原告刘得玉单方面委托广东南粤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书缺乏真实性、客观性。第一,原告委托的鉴定意见书显示检验日期为2019年2月22日,而事实上检验当天并未届原告的医疗终结期。根据原告提供的医疗发票显示,原告于2019年2月26日是需要继续就医治疗的,因此该检验报告未能反映出原告医疗康复后的实际状况,对此作出的评残结论也并不客观。第二,鉴定意见书第四项第2点显示“诉小便、大便由便意,但无法控制,随时流出。见尿袋随身保留,并穿着纸尿裤”,然而在鉴定意见书的图示中并未显示出原告有随身保留尿袋。鉴定意见书仅凭所见的表象得出原告“伴排便、排尿功能障碍”并不客观。第三,鉴定结论书第五项分析说明第4点,对于后续治疗费的支出主要用于内固定的观察和拆除,对于该治疗所建议的后续治疗费过高。第四,鉴定意见书第五项分析说明第1点认为原告后遗双下肢截瘫伴排便、排尿功能障碍,评定为六级伤残。然而在第五项第5点护理依赖程度评分中给予原告行走10分的分数。双下肢截瘫患者长期不能直立行走,只能长期卧床或坐轮椅。显然鉴定意见对于原告的伤残等级存在前后矛盾之处。


       四、原告所主张的各项损失有部分缺乏合理之处。1.关于医疗费。从原告提供的佛山市中医院出院记录、佛山市中医院禅城高新区医院出院记录中显示,原告的诊断中包含“肝功能异常”,而肝功能异常并非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害结果,应将相应的医疗费用扣减。2.关于后续治疗费,首先旋升公司并不认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鉴定意见书。另外,原告的后续治疗费的鉴定检验时间为2019年2月22日,而原告在2019年2月26日进行后续治疗的费用已经在医疗费中主张。3.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意见。4.关于营养费认为主张过高,请求法院作出调整。5.关于护理费,旋升公司不认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的伤情并未能达到大部分护理依赖程度,请法院对原告的伤情准予重新鉴定后再行发表意见。6.关于护理器具费没有意见。7.关于误工费,旋升公司认为原告是无业人员,没有固定的劳动收入,应该以佛山最低工资标准1720元每月计算。8.关于交通费,原告并未提供任何交通票据证明要的交通费支出,因此对交通费的主张过高。且原告在住院期间并不产生交通费用。9.关于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旋升公司不认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的伤情并未能达到六级伤残和九级伤残,请法院对原告的伤情准予重新鉴定。另外,原告提供的暂住证记录并不能证明其受伤前一年连续在佛山居住,因此原告的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应该适用农村标准予以计算。原告提供的亲属关系证明只有村委会的盖章,应该出具由当地派出所盖章的亲属关系证明。10.关于精神抚慰金,本案原告自身工作缺乏经验、没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作业过程中大意而造成自身受损,是造成自身伤害的主要原因。旋升公司作为定作人,在原告受伤后主动垫付98000元的医疗费,主动履行作为定作人的选任责任。使得原告受伤后能得到及时的、有效的治疗,已弥补了原告的大部分精神创伤。因此旋升公司认为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过高,请求法院予以调整。


       被告依麦公司辩称,被告依麦公司无需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被告旋升公司与被告依麦公司建立的是销售合同关系,销售合同约定由被告旋升公司对货架进行安装,并且被告依麦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已经与被告旋升公司签署了外包工程安全生产管理协议书及高处安全作业许可证,要求被告旋升公司按照安全施工的要求予以施工,被告依麦公司并没有直接与被告刘书成、原告进行任何接触,被告依麦公司一直以为本案原告是被告旋升公司所聘请的具有安装资质的机构的员工,被告依麦公司已经尽到应尽的义务,无需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被告刘书成没有答辩。


       双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被告刘书成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到庭,也没有提交证据,视为其自动放弃举证、质证的权利。对当事人无异议或对其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提交的2018年11月9日出具的《收据》虽非正式发票,但该收据反映的是从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转院至佛山市中医院使用救护车所支出的费用,从被告旋升公司提供的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的医疗费发票可知,原告确实有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转院至佛山市中医院治疗的事实,两者可相互印证,故本院对此证据予以采信。


       2.原告提交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是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其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客观,到庭的被告虽有异议但不能提供具体证据予以推翻,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以确认,同时对被告旋升公司提出的重新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3.原告提交的《亲属关系证明书》为原件并加盖了当地村委会公章,客观反映了原告的家庭成员情况,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4.原告提交的微信转账截图未能提供原本核对,单从该证据亦无法证明该收款情况与原告工作收入之间的关联性,本院对此证据不予采信。


       5.原告提交的《佛山市房屋租赁合同》原件、《佛山市住登记回执》、机动车驾驶证、广东省居住证、佛山市(暂)住证历史记录均为原件,该组证据间能互相印证,构成较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原告在佛山地区居住生活满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到庭的被告虽有异议但未能提出足以反驳的证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6.被告依麦公司提供的《合同书》、《外包工程安全生产管理协议书》、《高处安全作业许可证》均为原件,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被告依麦公司提供的《协议书》为原件,被告旋升公司主张该协议是受被告依麦公司胁迫而签订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本院对其旋升公司该意见不予采纳,并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7.被告依麦公司提供的照片与其提供的视频可相互印证,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综合采信的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18年10月10日,被告依麦公司(买方)与被告旋升公司(卖方)签订一份《销售合同》,约定被告依麦公司向被告旋升公司购买平台货架,含运输费、安装费(未含税)总价为34080元。买方于合同签订之日起2日内支付未含税价40%的预付款给卖方,剩余货款安装完毕验收合格后10天内一次性付清。卖方在收到买方的预付款开始计算15个工作日内交货到买方指定安装地点,并于3日(±2日)内安装完毕,交付买方验收使用。


       被告旋升公司委托被告刘书成完成上述货架安装工程。2018年11月8日至12日期间,刘书成临时雇请包括原告刘得玉在内的几名人员对涉案货架安装工程进行施工。


       2018年11月9日早上10时22分许,原告在没有佩戴安全绳和安全帽的情况下在被告依麦公司仓库阁楼进行平台货架铺设作业时,不慎踩中未固定的木板而从阁楼坠下受伤。原告于当日被送往佛山市南海区第八人民法院治疗,产生医疗费2104.11元。


       同日,原告通过救护车转至佛山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至2018年11月26日,共住院17天,出院诊断为:腰椎压缩性骨折L1并脊髓不全损伤,左肘关节恐怖三联征:左桡骨小头骨折、左尺骨冠状突骨折、左肱尺肱桡关节脱位,左肘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肝功能异常。出院医嘱:转下级医院进一步康复治疗,予营养神经等,卧床休息,腰部维持支具固定,暂禁下地负重,左上肢维持支架固定,适当功能锻炼,患肢禁强用力,剧烈运动,持重物,住院期间留陪人1名,出院后建议休息三个月等。原告在该住院期间共产生医疗费89457.94元、救护车费用1400元。


       同年11月26日至2019年1月23日,原告被送至佛山市中医院禅城高新区医院继续住院治疗,共住院59天。出院诊断:腰椎体压缩骨折并脊髓不全损伤,左肘关节恐怖三联征,左肘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泌尿系感染、附睾炎。出院医嘱:1.加强功能锻炼,加强营养;2.出院后继续休息3月,不适随诊;3.住院期间陪护1人;4.佛山市中医院脊柱科复诊。原告在该住院期间共产生医疗费41315.43元。原告于入院当日即2018年11月26日为购买腰椎矫形器支付2500元。


       2018年12月6日,依麦公司与作为担保人的谭天明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就2018年11月9日刘得玉受伤一事达成如下协议:1.若最终法院或政府相关部门认定刘得玉的最终赔偿总金额中(包括残疾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等),由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需承担的总金额不超过20万元,则旋升公司承诺无需依麦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全部赔偿金额由旋升公司予以承担。2.若最终法院或政府相关部门认定刘得玉的最终赔偿总金额中(包括残疾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等)由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需承担的总金额超过20万元,旋升公司只需承担超出20万元赔偿金额部分的10%,其余赔偿金额全部由旋升公司予以承担(包括20万元以内的部分)。3.如旋升公司未按照本协议履行,旋升公司法定代表人谭天明对旋升公司以上承诺的付款及赔偿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该协议加盖了依麦公司公章,但旋升公司并未盖章。谭天明作为担保人签名确认。


       2019年2月26日,原告到佛山市中医院复查,产生医疗费431.2元。


       2019年2月22日,原告委托广东南粤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程度、后续治疗费、护理依赖程度进行鉴定。同年4月15日,该鉴定所出具南粤法医鉴定所[2019]临鉴字第6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因外力作用致腰1椎体压缩性粉碎性骨折并脊髓不全伤,后遗双下肢截瘫(肌力4级)伴排便、排尿功能障碍,评定为六级伤残,致左肘关节恐怖三联征并内外侧副韧带损伤,后遗左肘关节活动功能大部分障碍,评定为九级伤残。后续治疗费用不低于25000元,护理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3250元。


       另查明一,原告为河南省信阳市息县,受伤前已在佛山市住、工作一年以上,从事杂工工作。原告父亲刘西臣与其母亲(已死亡)共生育四名子女,分别是刘小田、刘秀丽、刘得江及原告。原告与其配偶周霞共生育三名子女,分别是刘书会、刘书志、刘某。从原告定残之日起计算,刘西臣分别年满74周岁、14周岁,刘书会、刘书志已年满18周岁。


       另查明二,原告并不具备高空作业资格证。旋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案外人谭天明。


       另查明三,事故发生后,被告旋升公司、刘书成分别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103104.11元及11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三:一是各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二是各当事人应如何分担民事赔偿责任;三是原告因本次事故受伤致残造成的损失。


       关于各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首先,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签订了书面的买卖合同,依麦公司向旋升公司购买货架并支付货款,旋升公司向依麦公司交付货架并收取价款,故两者之间为买卖合同关系。其次,旋升公司与刘书成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承揽合同是双方约定一方为他方完成一定工作,他方在承揽方交付工作成果后支付报酬的合同。其特征表现为:以交付工作成果为标的,标的物具有特定的性质,承揽人工作具有独立性,定作人给付报酬等。本案中,按旋升公司陈述,旋升公司与刘书成之间仅合作过三次,并非连续长期的劳务关系;工作时均由刘书成自带工具,根据完成的劳动成果计算报酬,注重的是工作成果,而非劳动过程;同时刘书成可自行雇请包括原告在内的其他人员从旁协助,可见,旋升公司与刘书成双方之间不存在控制、支配和人身依附关系,符合承揽关系的特征。对于旋升公司的陈述,刘书成亦未出庭反驳,故本院认定旋升公司与刘书成之间为承揽合同关系。再次,刘书成与原告之间为雇佣关系。原告是受被告刘书成指派至事故现场施工,施工现场受刘书成监管,工资由刘书成发放,故本院认定原告与刘书成之间为雇佣关系。


       关于各方应如何分担民事责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责任》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涉案货架安装工作属高空作业,旋升公司作为专业生产货架公司应知悉该作业的危险性,其未举证证明刘书成、原告等具备高空作业资质,又未举证证明已适当完成监督管理责任,存在选任过失,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刘书成作为接受劳务方负有保障劳务者安全的义务,但其在刘得玉作业时未固定好木板,亦未对其进行安全防护,致使原告摔落存在主要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而原告作为提供劳务者一方,明知在阁楼高空作业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而没有采取安全防范措施,未尽到足够的谨慎注意义务导致自身跌落受伤亦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一定责任。综上,本院酌定由原告自行承担30%的责任,被告刘书成承担60%的责任,被告旋升公司承担10%的责任。被告依麦公司仅为买卖合同的相对方,不承担本案责任。


       关于原告因本案事故所造成的实际损失问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以及参照《广东省2019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规定,针对原告各项损失的计算标准、数额并结合原告的主张,本院认定如下:


       1.医疗费134708.68元(原告的诊断中虽包含“肝功能异常”,但对于该疾病的治疗,也是本案事故所造成损伤的配合性治疗,与本案相关联,本院对该部分医疗费用亦予以支持);


       2.后续治疗费25000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7600元(原告住院共76天,按每天100元计算共7600元);


       4.营养费2550元(原告受伤较重,且医嘱注明需加强营养原告请求营养费为2550元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5.护理费361800元(住院护理150元/天×住院天数76天×1人=11400元;出院长期康复护理部分,原告已经鉴定机构鉴定护理依赖程度属大部分护理依赖,原告主张按每天120元、护理年限10年及80%比例计算即350400元(120元/天×365天×10年×80%)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6.辅助器具费2500元;


       7.误工费24889.31元(原告虽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有固定收入,结合原告受伤前从事杂工的事实,原告的误工费参考2018年度广东省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8258元标准计算,误工时间计至定残前一天即156天,经核算,误工费为58258元÷365天×156天=24889.31元);


       8.交通费2310元(原告虽未提供交通票据,但本院考虑原告受伤情况而选择的交通工具、就诊医院与居住地之间往返等确实需要支出一定交通费用,本院酌定按每天30元×原告住院及复诊天数共77天=2310元);


       9.残疾赔偿金469486.88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51541.88元)[虽原告户籍登记为农村居民,但其提交了租赁合同、居住证、行驶证等证据证实其在佛山市住、工作满一年,因此,原告主张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残疾赔偿金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残疾赔偿金按2017年度广东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975元/年计算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残疾等级为六级伤残及九级伤残,残疾系数原告主张按51%计算未超过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照准。经核算,残疾赔偿金为40975元/年×20年×51%=417945元;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原告所请求的残疾赔偿金应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本案事故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施行之后,故根据上述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并入残疾赔偿金,且两者的赔偿标准应一致。本案中,刘西臣需由包括原告在内的四个子女抚养6年,刘某需由原告及其配偶两人扶养4年才至18岁,按2018年度广东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8875元/年计算,残疾系数原告主张按51%计算未超过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照准。故该二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51541.88元(28875元/年×6年×51%÷4+28875元/年×4年×51%÷2=51541.88元),原告主张按2017年度广东省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0198元/年计算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11.鉴定费3250元。


       综上,上述各项共计1034094.87元。根据上述本院认定的责任比例,被告刘书成应向支付原告各项赔偿金620456.92元(1034094.87元×60%=620456.92元),被告旋升公司应向支付原告各项赔偿金103409.49元(1034094.87元×10%=103409.49元),本次事故造成原告伤残,确实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精神伤害,应给予适当的精神抚慰,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20000元,由被告刘书成承担15000元,被告旋升公司承担5000元。扣除被告刘书成已支付的款项11000元,被告刘书成尚应向原告支付624456.92元(620456.92元+15000元-11000元)。扣除被告旋升公司已支付的款项103104.11元,被告旋升公司尚应向原告支付5305.38元(103409.49元+5000元-103104.11元)。原告请求的各项费用超出上述核定数额的,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依麦公司按照法律规定无需承担本案责任,但依麦公司与谭天明签订《协议书》,并同意按该协议履行,属自愿加入债务的行为,本院予以照准。协议约定“若最终法院或政府相关部门认定刘得玉的最终赔偿总金额由依麦公司与旋升公司需承担的总金额超过20万元,旋升公司只需承担超出20万元赔偿金额部分的10%,其余赔偿金额全部由旋升公司予以承担”,现本院核定旋升公司的赔偿数额为108409.49元,并未超过200000元,故依协议约定,依麦公司无需在本案中承担责任。


       被告刘书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判。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刘书成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624456.92元予刘得玉;


       二、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5305.38元予刘得玉;


       三、驳回刘得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399.82元(刘得玉已申请缓交),由刘得玉负担1929.69元,由刘书成负担3440.9元,由佛山市旋升货架有限公司负担29.23元。各方当事人负担的受理费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逾期交纳的,本院依法强制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人民陪审员  罗妙玲

人民陪审员  黎美欢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黄泳欣


  • 微信公众号

  • Tel:0757-83961828
  • 办公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富力国际金融中心A2栋1514
  • Email:2176893684@qq.com
  • 法律咨询:13318313905(微信同号)

  •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