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与被告吴细居委托合同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_广东志成达律师事务所

志成达律师事务所

×

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与被告吴细居委托合同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28 14:36:35

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人民法院

2019)粤0608民初3599号

       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


       负责人:吴仲年。


       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春娇,广东毅隽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春媛,广东毅隽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细居,男,1965年7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端洪,广东志成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与被告吴细居委托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9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春娇、朱春媛,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端洪到庭参加诉讼,后又于2019年11月22日进行了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春娇、朱春媛,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端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损失309万元(从2017年6月9日至2018年6月8日止按103亩×3万/亩);2.判令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3月14日,原告所在的村民小组与案外人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国土城建和水务局(以下简称“荷城国土局”)签订的《征收土地协议书》中约定,留用地及置换地共138.5亩,用地性质为二类居住用地(兼容商业)。荷城国土局应在2014年12月30日前安排75亩的用地指标完成办证,2015年12月30日之前安排63.5亩的指标并完成办证,在完成办证之前同时完成交地。并约定如果政府未能及时按上述时间办证的,由当年起,荷城国土局按照每年每亩补偿3万元给原告所在的村民小组,每迟延一年,每年补偿款在上一年基础上递增50%,并在当年内交清补偿金额给原告所在的村小组。


       2017年5月8日,被告在原告全体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其担任村民小组负责人的职务之便,擅自用原告的名义出具《委托书》,到佛山市高明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以下简称“高明国土局”)办理石演经济合作社的土地使用权登记事务,而办理的土地使用权登记事务属于《荷城街道泰和村委会石演经济合作社章程》第十三条成员大会行使的职权,应由具有选举权成员的半数以上参加,或者由2/3以上成员的户代表参加,所做决定经到会人员的半数以上通过方能有效。但被告提供给高明国土局《委托书》并未经过由具有选举权成员的半数以上参加,或者由2/3以上成员的户代表参加表决通过,且未载明委托期限,当属无效。由于被告利用无效的《委托书》到高明国土局办理原告的土地使用权登记事务,且所办理的不动产登记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第001xxxx、001xxxx号权属证记载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的用途不一致,损害村民利益,遭到全体村民的反对,迫于村民的压力,荷城国土局于2017年6月9日将两个不动产权证书收回。造成原告不能正常使用留用地至今,由此导致了荷城国土局停止向原告发放补偿款。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有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无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委托人超越权限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由于被告违背村民的意志,擅做主张违反章程规定,在办理委托事务时故意改变土地用途,由此给原告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该损失依法应由被告赔偿。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法院依法裁判。


       被告辩称,1.被告没有违反《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章程》。原告于2017年5月8日委托被告去高明国土局办理返还土地的不动产权证而出具的《委托书》的行为,不属于《荷城街道泰和村委会石演经济合作社章程》第十三条规定应由石演经济合作社成员大会行使的职权。2.被告受原告委托前去高明国土局办理返还土地的不动产权证的行为属于履行职责,履行职务行为。被告当时接到高明国土局的通知,可以办理政府返还原告的土地不动产权证,当时被告作为原告的负责人,前去配合政府有关部门办理手续是履行职责,也是被告作为原告负责人的义务。3.被告履行职责行使权利时,没有超越代理权限,也没有重大过失。4.被告并非土地管理法律专业人士,在办证之前根本不懂还有“商服用地、文体娱乐用地”与“二类居住用地”区分,被告是在发现高明国土局办理的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证第001xxxx、001xxxx号两证中记载的土地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中的约定不一致时,立即要求其收回并按《征收土地协议书》中约定办理。另外,涉案土地能办理什么土地用途的不动产权证,决定权不在被告,而在高明国土局,导致本案办证瑕疵责任应在高明国土局。5.被告并没有给原告造成损失,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是重复诉讼,因为原告在(2017)粤06行初118号案中基于本案同样事实已经主张补偿款,故本案属于重复诉讼。综上,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双方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双方有异议的证据作如下认证:被告对原告提交证据3中的《不动产登记申请表》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认为被告从未填写过该不动产登记申请表,也从未见过该表,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交的《不动产登记申请表》无原件核对,也无相关部门加盖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章,况且该份《不动产登记申请表》记载要申请办理土地权属的面积,与被告收到的两份土地证的总面积不一致,故对该份证据真实性不予确认;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6“表决书1份(4页)”的三性不予确认,本院经审查认为,表决书上签名人员无任何身份信息,真实性无法核实,故对该组证据不予确认;被告对原告补交的证据2份“通知”,三性不予确认,本院经审查认为,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故不予确认。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3月14日,荷城街道办、荷城国土局(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了《征收土地协议书》,第二条约定:甲方拟征收乙方土地共41.49亩(梅岗、门口田、田心岗、虾九岗),其中15%留用地6.22亩,置换土地42.87亩;第三条征收土地补偿费约定:5.以上甲方支付给乙方合共人民325.21万元,款项在签订本协议后甲方在三个月内支付给乙方;第四条留用地及置换地约定:原留用地89.41亩,15%留用地6.22亩,置换地42.87亩,以上共138.5亩,甲方在丽江路以北土地安排给乙方使用(详见附图),以上用地性质为二类居住用地(兼容商业)。第五条用地指标及税费约定:以上138.5亩用地指标,甲方在签订本征地协议及乙方确定用地位置后在2014年12月30日前安排75亩用地指标并完成办证,在2015年12月30日前安排63.5亩指标并完成办证,在完成办证之前同时完成交地;以上138.5亩用地指标,甲方负责填土,报批及办证一切费用;第六条约定:如政府未能及时按上述时间办证的,由当年起,甲方按照每亩指标每年补偿3万元给乙方,每延迟一年,每年的补偿款在上一年基础上递增50%;若未能按上述时间办证,甲方承诺乙方可以进行厂房建设和出租使用,甲方同样按上述标准补偿;第七条约定:如政府未能及时按照上述时间交地的由当年起,甲方按照每亩每年补偿3万元给乙方,每延迟一年,每年的补偿款在上一年基础上递增50%,并在当年内交清补偿款金额给乙方。


      上述协议签订后,甲方并未按协议的约定交付138.5亩土地及办理相应土地权属证。直至2017年5月8日,被告吴细居(时任原告村长)接到通知称可以办理土地权属证,被告以时任村长身份去办理相关手续,被告自认在不动产登记询问表上的被询问人处签名。2017年5月26日,荷城国土局替原告办理了两份土地证: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第001xxxx号、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第001xxxx号,上述两证宗地面积合计68650.05平方米(43390.65+25259.4),两证载明的用途均为商服用地、文体娱乐用地。被告在收到上述两证后,发现载明的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上约定的用地性质二类居住用地(兼容商业)不同,要求荷城国土局收回重新办理,荷城国土局遂收回了上述两份土地证,并于2017年6月9日向被告出具《收条》1份。


       2017年9月27日,原告以荷城街道办、高明国土局、高明区人民政府为共同被告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案号为(2017)粤06行初118号],请求判令:1.上述三被告支付截至2017年9月21日的逾期交地、逾期办证补偿款合计1848万元及自付清之日止的利息(其中的264万元,从2016年12月30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暂计算至2017年9月22日为92308.33元,其中的1584万元,从2017年1月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暂计算至2017年9月22日为549670元,以上利息合计641978.33元);2.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提起上诉,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目前该案尚未审结。


       另查明,被告于2015年至2018年5月23日期间担任原告的村长。


       本院认为,本案原告以委托合同纠纷提起诉讼,从本院查明的事实来看,被告虽然在办理土地证过程中出具委托书,但实质上是基于被告当时担任原告的村长,去履行办理置换地权属登记证的职务行为,故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是否应对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第001xxxx号、粤(2017)佛高不动产权第001xxxx号两份土地权属证载明的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的土地用途不一致的结果承担责任。本院认为,被告的办证行为实质是履行职务行为,在办证过程中,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故不应对办证结果承担责任,理由如下:第一,被告当时作为原告的村长,去办理土地证的行为是履行其作为村长的职务行为,而且被告的该办证行为,并没有超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章程》的权限,在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履行职务行为不应承担责任。原告认为被告违反章程第十三条第(三)项“审议、决定土地承包、宅基地分配和其他涉及成员切身利益重大事项的方案”的规定,但本院认为,被告所申请办理土地证的土地权属及用途在《征收土地协议书》中已有明确的约定,并非审议、决定土地承包、宅基地分配和其他涉及成员切身利益重大事项的方案的事项,故原告认为被告违反章程的理由不成立。第二,被告辩称仅在不动产登记询问表上被询问人处签名,其余内容均非被告所填写,且从未见过原告提供的“不动产登记申请表”,更不知有“商服用地、文体娱乐用地”和二类居住用地之分,要求本院对《不动产登记申请表》上的签字进行笔迹鉴定。本院认为,被告作为普通公民,完全有可能不知晓土地用途的分类。退一步讲,即使《不动产登记申请表》中关于土地用途一栏中“商服用地、文体娱乐用地”是被告所写,但办证结果也不以被告的意志所决定,并不是当事人想办什么用途的证就能办到的,因为土地用途,首先是要符合政府规划,其次根据《征收土地协议书》明确约定为二类居住用地(兼容商业),在本案征地和置换土地的主体相同的情况下,即使是被告填写错误,也应该是被退回重新办理。另外,从《不动产登记申请表》的内容上看,里面记载土(林)地面积为43390.65平方米,而高明国土局颁发的两个土地证的面积合计68650.05平方米,从常理上讲,在证还未颁发之前,被告除了知道置换地总面积为138.5亩外,不应该知道此次办证的面积是多少,更不知道颁发的是两个证,从此处也可以印证,办证的结果不是被告能决定的。第三,被告在收到两个土地证后,发现颁发的土地证中记载的土地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的内容不一致,已及时向颁发土地证的部门反映,要求收回并重新办理,已经尽到了合理的补救措施。荷城国土局在收回两个证件后,在向被告出具的《收条》中也承认不动产权证中证载用途与《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不一致,将尽快与上级沟通处理。从此处也可以看出,办证错误的原因并非被告。第四,被告申请办理的两个土地权属证已被收回,目前无证据证明原告已经产生损失,因为原告自认涉案土地没有交付,原告仍可按照《征收土地协议书》的约定要求违约的主体承担法律责任。另外从原告提起的(2017)粤06行初118号的诉求请求可以看出,原告在提起行政诉讼时,已经主张了逾期交地的违约金和逾期办证的违约金暂计算至2017年9月22日,其在本案又主张从2017年6月9日开始按3万元/亩要求被告赔偿损失,有存在重复主张的行为。故本院认为原告在本案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3284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16420元(已预交),由原告佛山市高明区荷城街道泰和村民委员会石演经济合作社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员 陈红文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袁泳怡

员 蔡丹丹


  • 微信公众号

  • Tel:0757-83961828
  • 办公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富力国际金融中心A2栋1514
  • Email:2176893684@qq.com
  • 法律咨询:13318313905(微信同号)

  • 法律咨询